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因为爱,我们别离

文:欧旦明

“别离”一词,百度汉语中基本释义为“告别、离去”,近义词有“离别”“分离”等;详细释义如《楚辞·九歌·少司命》:“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唐聂夷中 《劝酒》诗之二:“人间荣乐少,四海别离多”等等。

以“别离”为题的古诗词,慷慨激昂莫过于是唐代诗人陆龟蒙先生,创作的一首五言律诗:

别离
丈夫非无泪,不洒离别间。

杖剑对尊酒,耻为游子颜。

蝮蛇一螫手,壮士即解腕。

所志在功名,离别何足叹。

古代的离别诗,大多写离愁别恨,临歧路而伤感,而这首诗,却独具匠心,撇开歧路沾巾的柔情,通篇以议论为主,写得气势充沛,感情浓烈。叙离别而全无依依不舍的离愁别怨,写得慷慨激昂,议论滔滔,形象丰满,别具一格。

而今,我要述说的是我与你的别离,还要以爱的名义。

1

世上所有的爱,大都是为了相聚,但有一种爱,是执意别离,这便是亲子之爱。

记得第一次别离,你还在襁褓中,那是1995年,你只有几个月大,爸爸还在部队,探亲假期满了,归队的那天早晨你睡着了,我想亲亲你、怕你醒,想抱抱你、又怕自己不想放手,最后我只看了看就走了。

第二次别离,我去了宁乡县城,那时我的单位效益不太好,想寻找另外的发展,你和你妈妈在乡镇学校,县城也没有属于我们的家。虽然每次的分别只有短短七天,但我知道你在盼望着每一个周末,是怎样企盼和等待我的归来。

第三次,你到宁乡一中读高中,我给你铺好床,你和宿舍里的同学们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我站也不是、坐也不安,知道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可是,我这一走,你不再是我身边的嫩芽。但是,我该怎样告诉你:从此你离我远不止一丈两丈的距离;我该怎样告诉你,世上的确有一种深沉厚重的爱,就是要把你从身边推开,就是要看着彼此的别离!

然而,这些已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的别离:你刚去幼儿园时哭着,不久就会笑着了,你的眼里,不再只有父母,多了老师、小朋友、风琴里的童谣、丟手绢的游戏,你会慢慢地发现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再后来,你上学了,徜徉在五彩缤纷的知识世界里……青春期,你妈妈怕你早恋,你却在尽情地释放着自己的个性,把自己“混”成了同学眼中的“洋哥”。再到后来,你读大学、读研,又去了北京工作。可以想象:再到后来,你结婚了,还有比这更彻底的别离吗,不止你的时间你的精力,还有你最宝贵的情感、你的牵挂、你的喜怒哀乐,从此我都会要与另一个年轻的他分享……

所有这些别离啊,都会使我心痛,可是,这是我最愿意承受的痛,因为这别离亦使我欣喜,看着你羽翼渐丰,最后翱翔于辽阔的天空,这才是我最大的希望和幸福!

2

你临近出生时、我的工作特别忙,只好接你妈妈来部队,首长们专门和我一起制定了生产预案,可能是被五彩斑斓的世界引诱了,你急匆匆来到人间。医院没去、医生没来,你妈妈闯过了鬼门关、就在部队宿舍里生下了你。而几声啼哭过后,你第一眼看见的却是我,轮到我晚上值班,非要我偷偷溜回来看你一眼才肯入睡,牙牙学语最初时喊的也是“爸爸”,一直让你妈妈羡慕嫉妒了好久好久。

四岁时,带你去县城,当时县城里有了第一家叫“康乐”的小超市,你看到超市里的大人和小孩把货架上自己喜欢的东西装进框里,你小声在我耳边说:爸爸,这样拿东西要钱不?我说:不要钱,没人管,你喜欢什么就拿什么。你兴奋得马上也拿了一个框,很快就装满了自己喜欢的零食和玩具。待出超市,见到有人一件件清点你框里的东西,你一脸茫然地望着我,看着我付了钱,好久才对我说:爸爸骗人。不过没过多久,你灿烂的笑容就遮盖了失望的心情。

七岁时的那年夏天,我心血来潮送你去学素描,寄住在县城姑姑家,那是你懂事后第一次稍长时间离开我,当时你姑姑也要上班,顾不上每天准时接送你,你清楚地记着要经过几个街口,没有几天的时光你就不甪姑姑接送了。但离家的孤独,让你终于在一天的深夜,轻手轻脚起床、不敢开灯、摸过餐厅,打电话给我们,哽咽说不舒服,我知道你想家了。我们答应第二天去看你,去时你的指导老师正在表扬你。下课后,你拉着我们看墙上张贴着的你的习作,可怜巴巴地依偎在你妈妈身边。上课铃声响了,你含着泪花又走进了教室。

你的乐感很好、舞姿很美,你喜欢计算机、你喜欢设计、精于编排,十六岁就踏进了大学的校门。我才突然发现,我还没有参加过学校组织的任何一次家长会,却替你选了当初你并不喜欢的大学和专业,你一个人拖着行李箱去了学校。过了几个月我才去看你,你告诉我成功地竞选了学生会的职务,只是去网吧时还要借用同学的身份证。

二十一岁,你走进了中南,三年的读研时光,你拿到了三年的国、校一等奖。只是毕业时,图书馆大楼上横挂着那幅“欢迎学子们奔赴祖国各地建功立业”兴奋了你,义无反顾地开始了你的“北漂”。

3

二十四岁,你飞蛾扑火般地踏入社会,校招时放弃了可能留校的机会,进入了野蛮生长的房地产行业,你满腔热忱投入工作、如海绵吸水般地充实自己。然而,无休无止的“被”加班、还有违心的应酬和奇葩的所谓“团建”,无时不在耗费着你的青春和热血,你却报喜不报忧,我都只有通过你憔悴的神情才能体会到。好在你及时止损、选择了新的职业和岗位,自此才有了努力的上升空间和正常的作息时间。

2019年夏天,我们在长沙高铁南站离别,你拖着行李箱走进安检门,转过悬梯后消失在人海中。第一次,因一个人,我牵挂了另外一座城,在手机添加了你的城市天气预报,然后等候着每个傍晚通话的温馨时刻。

每次回家,短暂的假期与路途花费的时间几乎一样长,每次车站接你的喜悦与欢愉,总是在还未归家时就在开始消减,因为我在设想几天后又是送你离开的日子。

好像预示我的不舍,半年后,一场疫情突然袭来,打乱了我们的一切。特别是今年春节,你确定了归期,我们也为此做好了一家人团聚的准备。随着天津疫情出现,我的心被揪着了,希望不要波及到你的城市,然而奇迹没有出现,担心终究还是成了现实。

第一次,我们家没有在一起过年,你晒着年夜饭的丰盛,也在视频里表达着给我们的祝福,我们都故作轻松。其实,各自虚掩的心,都在生怕触及那块最柔弱的地方。

不知何时开始,被等候换成了等候,虽然不承认我的老态,也不愿让思念捆住了你的脚和手,但也想远行的你停一停匆匆脚步,抖落一年的风尘,尤其在这万家团圆的时刻。

冬去春又来,老家院子里的梅花开了又谢,但柚子依旧挂在枝头,仍在痴痴等候你的归期。

盼春来疫去、山河无恙、所有的等候不再是等候!愿时光不老、我们不离!愿所有的爱都不别离,愿所有人的爱都别离开!

作者简介

欧旦明,男,1965年出生,宁乡市喻家坳乡人,转业军人,供职于黄材水库灌区管理局。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因为爱,我们别离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