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在他乡,七姐妹可安好?

在他乡,七姐妹可安好?

文/张道兰(山东)

在我的相册里,有一张被我珍存了三十八年的二寸黑白照片。那是我考上学后的第一个学期,我们同宿舍的七个姐妹在一起的合影照。
上世纪八十年代,在那个金秋时节,在我最好的年华里,我与其他六个姐妹怀揣共同的梦想,离开各自的家乡,相遇美丽的泉城,一同踏入了山东银行学校的大门。我们七姐妹来自不同的城市,学的是两个不同的专业,分到了三个不同的班级,而我们却住在了同一个宿舍,我把这种组合归结为是缘分的力量。“有缘千里来相会”,我觉得这是对我们七姐妹相遇的最好的诠释。
那时学校分宿舍是按专业和班级分的,一般是相同专业同一个班级的同学分到同一个宿舍,而我们七姐妹的宿舍是一个混合宿舍。七姐妹中,年龄最大的二十一周岁,年龄最小的十八周岁,我们按年龄大小排列了“代号”,从老大排到了老七,平时都不喊名字,而是直呼“代号”。学农村金融专业的有五个,包括老大、老三、老四、老五和老六,老大、老三在一个班级,老四、老五、老六在一个班级。学城市金融专业的就是老二和老七了,她俩在一个班级。按年龄排名,我就是中间的那个“老四”。
七姐妹分别来自枣庄、烟台、滨州(当时的惠民地区)、聊城、济南和青岛。老大爱发号施令,俨然像个总司令,我们几个姐妹都听她的;老二性格豪爽,做事周全,前几年我和她联系过,在她的微信空间里见过她的照片,从她灿烂的笑容里看得出她很幸福;老三比较干练,戴一副眼镜,文质彬彬;老五朴实真诚,甜美的歌喉常常飘荡在宿舍的每一个角落里,一首《十五的月亮》让我们每一个姐妹都为之动容;老六身材修长,性格文静,我和她相处得非常默契;老七聪明好学,年龄虽小但很懂事,学习成绩一直非常优秀,学校联欢晚会上,一首《八仙过海》主题曲轰动了整个校园。每当学校熄灯铃敲响后,躺在床上,我也会看着窗外皎洁的月光,为姐妹们献上一曲《朝阳沟》选段,姐妹们拍手称绝,而后才慢慢地进入梦乡。
我和老五、老六在同一个班级,我们常常一起去买饭,一起去教室,一起回宿舍,周末一起去散步,一起逛百货商场,一起去看电影。电影《人生》是那个时代的热播剧,剧中的男女主角高加林和巧真是我们谈论的焦点。我不太爱好运动,课余时间,老五常常拉着我去操场上、宿舍前的路边上打羽毛球,和老五羽毛球的较量至今让我心潮澎湃,热血沸腾。每当晚饭过后,我和老六就去校园外的郊外散步,我们对人生价值、理想追求发表着各自的见解,畅谈着各自的情怀,并互相勉励着,互相鼓舞着。

毕业二十年之际,我们班的同学在泉城聚会,我见到了老五和老六,我们相拥而喜,激动万分。二十年不见,老五漂亮了,变苗条了,依然那么真诚直爽;老六文静中透露着成熟稳重大方,她向我们每一个同学都一一敬了酒。晚上,同学聚会的理事们,把我和老六安排到同一个房间休息,我们一直谈到凌晨两点多钟,仿佛回到了二十年前的校园时光。
山东银行学校是我成长的摇篮,我在那所学校里接受了良好的教育,我的面前展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多彩的生活丰富了我的人生,我不仅学到了更多的专业知识,而且也学到了更多的做人的道理,同时也收获了更多的真挚的友情,那里曾激荡着我人生的梦想,那里曾迸发着我青春的热情,我在那里谱写了我人生最美的华章!
古往今来,光阴之叹是我们看到的最多的感慨,许许多多哲人眼中滚滚奔流的江河水,不仅是一种自然存在,其中流淌的还有挽不回、留不住的光阴。斗转星移,转眼之间,三十八个春秋滚滚东逝。人生的旅途上,我们七姐妹都已走过了半个多世纪,除了老六,属公务员,金融系统领导层,需要六十岁才能退休,我想其他几个姐妹应该都退休了。
每当我静静的缅怀往事,脑海里便会浮现出如此之多善良的面容,我和她们在最好的年华里相遇,共同走过了那段清澈见底、晶莹剔透的年华,度过了人生最快乐的时光,建立了深厚的真挚的友情,她们是我生命中记忆的珍珠,宝贵的财富,并时时激励着我。
老大、老三、老七一直没有音讯,她们可安好?
青春是一本书,值得用一生的时间去咀嚼、去回味;青春是一首歌,值得用一世的真情去弹奏、去吟唱。两年的短暂时光,我们七姐妹共处一室,朝夕相处,那些美好的回忆已经镌刻在我的记忆深处,那张七姐妹的合影照永远定格了我们的青春芳华,也见证了我们真挚的友情。致敬我们的芳华,致敬我们的青春!
远别了,云雀婉转的歌喉;远别了,玫瑰迷人的芬芳;远别了,我的青春我的梦。时过境迁,沧海桑田,在他乡,七姐妹可安好?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在他乡,七姐妹可安好?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