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变”与“不变”的抉择——读《皮皮鲁与鲁西西》有感

《驯兔记》影片是根据“童话大王”郑渊洁经典代表作进行改编的作品,讲述了主人公皮皮鲁上小学后的一系列荒诞遭遇,暴露了现有教育制度和儿童个性发展之间矛盾,并将其发演到极致——人丧失了人性,异化成为“兔子”。本文试从学生文化角度分析其故事构架的深意,发掘影片内在的隐喻力量和阐释空间。

一、学生“兔子”文化的达成

《驯兔记》中故事过程:皮皮鲁满心欢喜地进入小学→皮皮鲁抗拒学校纪律束缚→老师教导皮皮鲁要听话皮皮鲁似懂非懂→班长李小曼变成兔子同学们受惊→同学们了解到学校教育的目标就是把学生培养成温顺的兔子后,陆续向兔子转变→皮皮鲁强烈反抗变兔子,老师家长同学共同帮助无效→皮皮鲁得知班主任为把他培养成兔子费尽心力却无暇照顾残疾儿子后大感惭愧,决心向兔子转变→皮皮鲁生性大胆反叛,怎样都变不了兔子→皮皮鲁穿上了模拟兔衣,在伪装中生活……

(一)学生个人的身心特征

学生在不同的年龄阶段表现有不同的特征,皮皮鲁在初入小学的年纪充满了天真浪漫,聪明好动的皮皮鲁从进小学的第一天起就感到不畅快,为什么提问要举手、说话要站起来、不能叫老师的名字……这些疑问都卡在他小小的心灵中得不到解答。

对外界世界的新奇和求知欲促使他提出质疑老师的问题,对学校纪律的束缚提出挑战,较之高年级学生的思想观念和行为规范有着自己的特点。这也正是皮皮鲁身心发展的必然表现。但是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又是善良的,当皮皮鲁得知班主任为把他培养成兔子费尽心力却无暇照顾残疾儿子后大感惭愧,决心向兔子转变。

(二)同伴群体的影响

学生处于学校集体生活中,有自己交往的同年龄的群体,在这个群体中,会自然而然地形成一些共同的价值规范,只有李小曼一人变成兔子时,她遭到大家的嘲笑,因为只有她一个人是同学们眼中的“另类”,包括李小曼自己为此也很难过,但是当皮皮鲁的同学们了解到学校教育的目标就是把学生培养成温顺的兔子后,一个个都向身边的兔子同学看齐,而此时,没有变成兔子的皮皮鲁却成为了大家嘲笑的对象。

(三)师生的交互作用

教师与学生的交往活动,是学校生活中一个最为主要的组成部分,在师生交往中,教师所采用的方式不同,往往会影响到学生的不同反应。在影片中,便是以皮皮鲁教师为主的教学情境,学生们处于被动地位,当李小曼做出维护教师的举动后,便成为了全校嘉奖的对象,这无疑会使其他学生形成与此相应的心理特征和行为方式,即认为“兔子”是优秀的代表由此,“兔子”文化日渐形成。

(四)家庭地位经济地位

学生所处家庭社会经济背景也是影响学生文化特征的又一重要因素,因为其背后往往都有着一些特定的思想观念、价值规范等,学生生活在家庭中、其思想、行为难免会打上家庭的烙印。皮皮鲁在未变兔子之时,皮皮鲁的爸爸妈妈把冰箱里塞满了胡萝卜白菜不给皮皮鲁吃荤腥,连墙壁也刷成红色为让儿子眼珠早日变红,想让自己的孩子变成听话的“兔子”。在皮皮鲁成为兔子后,其父母也是十分满意。

可以说,“兔子”文化正是在上述因素的影响下逐步发展起来的,是多种影响的“合金”,教师对学生文化的分析在其根源上要注意到学生文化的多样性于复杂性。

二、学生亚文化类型影响下的“变”与“不变”

对学生亚文化类型的划分,目前看来尚不一致,以下三类较为典型:

(一)“好孩子型”

此类类型的学生以影片中的李小曼为代表,他们对教师的态度毕恭毕敬,尽量不惹老师生气,避免惹事生非,喜欢秩序井然、按部就班的课堂。他们认为自己懂事、善良、安分守己、待人友好。当然这种类型的学生遵奉正规的成人文化,必然会受到老师的喜爱,保持自己的行事风格不需要做出改变。

(二)“玩笑者型”

此类类型的学生以影片中皮皮鲁的大多数同学为代表,认为自己聪明、有趣、他们虽然不喜欢枯燥乏味的教师授课方式,但是他们的行为也很少超出教师的忍耐态度,以免招惹大是大非。这些同学在开始时嘲笑变成兔子的李小曼,后来发现“兔子”成为优秀的代表之后,尽己所能变成兔子,与老师建立良好的关系。目标实现后,又回过头来嘲笑皮皮鲁,对自身定位不断灵活改变,在“变”与“不变”之间灵活把握。

(三)“坏孩子型”

皮皮鲁下定决心,坚决不变兔子,他要保持人的本来面目。可是,此时爸爸妈妈担心皮皮鲁不上进将来考不上大学没有好前途,老师担心自己的教育业绩、声誉和收入,同学们担心班级荣誉。到了四年级全校已涌现出好几个“全兔班”,皮皮鲁的班级被皮皮鲁拖了后腿,同学们为了让皮皮鲁产生自卑心理都躲得远远的……在这样的环境下皮皮鲁就是典型的“坏孩子”形象,敢于和教师作对,认为自己坚强、粗野。对上述“好孩子型”和“玩笑者型”的学生不屑一顾。选择坚持自己的立场——“不变”。

三、学生反学校文化背景下的“最后一个”

在学生文化的分类上,根据文化间根本价值倾向相异和对立的情形分为主流文化、亚文化、和反文化。该影片中,学校、教师倡导的“兔子”文化,无疑是当时学生文化中的主流文化,开始的皮皮鲁一心与主流文化的价值倾向相对立,处于反文化的状态之下。

在童话的尾声中,小小年纪的皮皮鲁背负着寄予社会厚望的十字架,包裹起自己内心的坚守,选择了对于主流“兔子”文化妥协,他的性格决定他一辈子也变不成兔子,但他愿意为成全别人的期许而付出代价。从此,皮皮鲁二十四小时穿着模拟兔衣生活,上学。他怕别人失望。夏天上课时,皮皮鲁浑身都被汗水湿透了,他几次险些窒息,可当他看见挂在教室里的“全兔班”奖旗时,就战胜了酷暑。

“教育孩子” =“驯兔”!《驯兔记》为教育工作者和家长都敲响了一记警钟,继而深切反思:我们的教育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我们重视教育的目的是不是为了扼杀孩子们的想象力创造力与众不同的思想个性,而大量炮制出千篇一律乖巧听话却胆小懦弱的兔子军团?使学生失去强有力的抗争、张扬个性的创造以及该有的霸气和占有欲,孩子的童年由大人编导和操控,而大人却亲手将孩子童年最为珍贵的好奇、自由的求知之乐,扭曲为规范、谨慎的束缚之苦,这是何等的残酷。

正如童话作家孙幼军所说:“问题表现在孩子身上,根子却在成人。成人的问题不解决,儿童教育很难指望。”郑渊洁的《驯兔记》正像一把锋利的匕首插进成人世界自以为是的教育理念,让当代教育不得不面对一场严峻的审判。教师在了解学生文化后才能更有效地引导学生的发展、促进学生的成长,使之避免抉择“变”与“不变”来迎合教师,教师应该尊重学生文化的价值,并赢得他们的尊重。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变”与“不变”的抉择——读《皮皮鲁与鲁西西》有感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