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浅谈《菜根谭》的“杂”

中国古代经典著作,如果非要“一言以蔽之”,那么《论语》可以用“仁”来概括,《老子》是“道”,《庄子》是“真”,《孙子兵法》是“诈”或“诡”,相较而言,明代成书的《菜根谭》只能用“杂”来概括了。

“杂”首先体现在儒释道兼收并蓄。儒释道并行是中国文化的一个特点。《西游记》中菩提祖师讲道,就是“说一会道,讲一会禅,三家配合本如然”。仅从本书思维方式看,有天人合一,如“天地不可一日无和气,人心不可一日无喜神”;有中庸之道,如“俭,美德也,过则为悭吝,为鄙啬,反伤雅道;让,懿行也,过则为足恭,为曲谨,多出机心”;有禅宗之学,如“饥来吃饭倦来眠”;有事物的对立转化,如“洁常自污出,明每从晦生”、“衰飒的景象就在盛满中,发生的机缄即在零落内”,作者从对立转化的哲学观出发,鼓励人们得意时不要自满,失意时不要放弃;其它如处卑不争、功成身退等,不一而足。作者甚至能找出儒释道的相通之处加以阐述,如“释氏随缘,吾儒素位,四字是渡海的浮囊”等,充分体现出本书儒释道并行不悖的特点。

“杂”还体现在书中前后观点不相统一、甚至互相抵牾。比如,一方面书中多次表示反对“智械机巧”,提倡“朴鲁”、“守浑噩而黜聪明”,这是道家思想。但另一方面,作者对 “人情反覆,世路崎岖”有着深刻认识,在书中提出一系列处世方法技巧:“恩宜自淡而浓,先浓后淡者,人忘其惠;威宜自严而宽,先宽后严者,人怨其酷”、“功过不容少混,混则人怀惰隳之心;恩仇不可太明,明则人起携贰之志”等。这些方法技巧在生活中具有指导意义,但是,它们恐怕属于“机事”、“机心”范畴,会导致“纯白不备”。这是本书观点前后抵牾之一。看来作者在编纂本书时,就没有打算使之成体系、有照应。

“杂”还体现在雅俗并存。从全书看,相当多的条文表达了文人雅趣和隐逸之乐,体现出绝世清高、遗世独立的境界。如“读易晓窗,丹砂研松间之露;谈经午案,宝磬宣竹下之风”、“芦花被下,卧雪眠云,保全得一窝夜气;竹叶杯中,吟风弄月,躲离了万丈红尘”等;可是饱谙世味的作者还要教诲读者为人处世之道,哪怕看起来有些俗气:“持身不可太皎洁,一切污辱垢秽要茹纳得;与人不可太分明,一切善恶贤愚要包容得”、“阴谋怪习,异行奇能,俱是涉世祸胎。只一个庸德庸行,便可以完混沌而召和平”等。

这样看来,“杂”扩大了受众范围,读者无论职业、境遇,无论齐家治国、为人处世、进学修道,都可从书中各取所需、为我所用。《菜根谭》能够广泛流传,很大程度应该得益于“杂”。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浅谈《菜根谭》的“杂”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