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谈酒论茶说开水

陈飞鸣

那些年,我还是能喝点酒的,虽没有三碗不过冈的量,但喝个半斤八两还是不在话下。也最见不得别人耍赖,看着一杯酒端其手里洋洋洒洒,顿时怒从心头起,夺过来自己咽下,请继续。这种豪气确实在那个圈圈内赢得侠义的美名,但最终的结果却是沉醉不知归途,只疑松动要来扶,以手推松曰去!每次都得她们把我送回家,甚至错把101户当自己家,拿着钥匙不停的开门,邻居遭夜半开锁,估计被吓得不轻。酒过三巡,那句:“你们不要说,悄悄听我说”的经典名句也是至今流传,到这年龄,每每听她们提起,除了傻笑,也会脸红,当年咋就那么二呢?

能喝酒的岁月,是生命中最快乐,也最春风得意马蹄急的高光时刻。都是风华正茂的年龄,喝完酒并排走在街上,唱王杰的《英雄泪》,唱刘若英的《后来》,所有的不甘尽情的宣泄。后来,身体抱恙,酒是万万也喝不成了,迟遇见的朋友看着正襟危坐地我,问我怎么不喝酒,我只能说我和你相见恨晚。十年滴酒未沾,我的青春岁月也一去不复返,自此踏入油腻中年的河流,孤独而寂寥,快乐也少了几分。再后来孩子上学,渐渐地退出了各种朋友圈,厨房就成了我的战场,在烟熏火燎中练就了一手精湛的手艺。蒸、煮、焖、炸、炖,游刃有余,我也在胖的路上高歌猛进,多余的肉都是战绩的炫耀。但在夜深人静的时刻,我还是会怀念酒,怀念能喝酒的岁月,心有戚戚然。

不喝酒,总得喝点儿什么,不然正如霍金先生所言,人生若无趣,则是个悲剧。南方的友人深知我的孤寂,寄来了武夷山的好茶,什么兰香、木香、青苔香,可谓是心香透九重。更是配备了紫砂小泥壶,我只需等待晚来天欲雪。只可惜辜负了君之美意,我的痴愚非但不曾悟出“茶禅一味”的深邃,和“真”茶“道”水的意境,反而喝茶后辗转反侧,失眠到天亮。我本志在流水,她们却以为我志在高山,终究是南辕北辙了!那些茶我只能忍痛割爱送给别人,留下一点在闲暇之余闻一闻。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离了酒,别了茶,与我为伴的只剩下白开水,即便寡淡无味,时间久了,也喝出了甘甜。于是,每当头疼脑热之时,枕边人总说,喝杯开水,仿佛他家的开水是观世音那里求来的,包治百病。归来看取明镜前,我已华发早生,内心惶恐不已,在白开水里泡枸杞、泡西洋参、泡桑葚……各种泡,各种熬,杂乱无章,像极了按下葫芦浮起瓢,一地鸡毛的生活,哎,这苦逼的中年!终其一生,想要摆脱他人的期待,找到真正的自己,但是无从选择,茫然在风中凌乱,我竟然羡慕一只狗!在一个夏日的黄昏,我手捧一杯热开水,再看周星驰的《大话西游》,为那句:你看,那个人好像一只狗的经典台词而潸然落泪。原来,无趣荒诞是人生!

风乍起,吹皱一池清水。来吧,我煮上一壶开水,与你坐看庭前花开花落,笑望天边云卷云舒,依旧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来,喝开水,无问东西,其余的,都去他娘的!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谈酒论茶说开水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