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情歌唱给你听

情歌唱给你听

文/樊文华

少年维特之烦恼》写到:青年男子哪个不善钟情?妙龄女子哪个不善怀春?爱情,是人性中的至真至纯。可爱情是什么呢?问花花不语,为谁开,为谁落?算春色三分,半随流水,半随尘埃。

爱情是什么?很复杂,猜不透,摸不清,能左右人的思想,又能在精神的废墟上,聚拢起零碎的希望之光。所谓,灯火星星,人生杳杳 ,歌不尽乱世烽火;乌云蔽月,人迹踪绝,说不出如斯寂寞。

书中有云,爱情是吉姆当掉的金表,是德拉剪断的长发;爱情是罗切斯特的声声呼唤,是简爱不离不弃的守候;爱情是雨巷里撑着油纸伞的姑娘和彳亍行走的身影。

爱情是什么?是“十年不识君王面,始信婵娟解误人”的激荡;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折磨;是“白茶清欢无别事,我在等风也等你”的执着;是“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的甜蜜;是“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坚定;是“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悒鲛绡透”的无奈;是“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的遗憾,是“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的心碎;是“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的孤独;是“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的完满,是“红烛背,绣帘垂,梦长君不知”,将爱意深藏;“深知身在情长在,怅望江头江水声”,是释怀;“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是珍重;“梧桐叶上三更雨,叶叶声声是别离”,是诀别。

君在侧,“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君拂袖,“梦破五更心欲折,角声吹落梅花月”;缘起,我在人群中,看到你,缘灭,我看见你,在人群中。

生活说,爱情是窸窸窣窣的小纸条,是朦胧又清晰的字迹斑斑,是抬头对视的羞涩和慌张,是等待回应的心神不宁,是十七八岁无所畏惧的眼神;是如己所愿后藏不住的兴奋,是晨起共朝阳暮来赏晚霞的温柔,是春来夏往秋收冬藏是来日方长,更是不谙世事的乌托邦。

爱情是三十岁突然厚实的肩膀,是柴米油盐的琐碎,是上亲下孝的责任,是少年到中年的适应和习惯,是欢声笑语的圆满;是一地鸡毛后依然不减的浪漫,是眼红心酸后永不迟到的哄笑,是前脚斗嘴后脚一笑坦然,是初见乍惊欢,久处亦怦然的细水长流,是始终与你,共看花开。

爱情是人到花甲,满眼嫌弃但又不舍责备;是世事变迁但不变是你;是害怕你比我先走,但又希望你先走……

爱情和情歌一样,最高境界就是余音袅袅。猜不透,才是她引人的神秘。正如三毛道:爱情如佛家禅,不可说,一说便错。但你我心中,自有定论。

愿与君白衣饮茶,清风瘦马,再唱一曲六月雨下。

作 者 简 介

樊文华,陕西省洛川县人,洛川文学特约作家。生活,一半诗意一半烟火;人生,一半努力一半随缘。用柴米油盐去生活,用诗词歌赋去做梦。多一种可能,多一份随心。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情歌唱给你听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