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血液往来——读《许三观卖血记》有感

血液往来——读《许三观卖血记》有感

每个时代都总会流行些什么,而这个时代,“流行”卖血。

——题记

作者:昆一中 高一 朱思琦

“一盘炒猪肝,二两黄酒,黄酒温一温。”我们总是这样宁愿去关心一个蹩脚电影演员的鸡毛蒜皮,而不愿了解一个普通人波涛汹涌的内心世界,可往往平凡人的波澜总能激起你的共鸣,生活真实的模样也从中有了雏形。

许三观的一生一步一步走向深渊,由最初的以炫耀身体为目的的卖血,到最后为维持儿子的生命,一个月多达3次的卖血近乎等同于算自杀。他为娶妻卖血,为粮食卖血,为情人卖血,为儿子卖血,前前后后总计卖了十一次血。用他的话说,血就是他的摇钱树,取之不尽,只要晃一晃,就会撒下钱来。但这摇下来的钱,不仅是他的血,更是,他的命。

每次卖血前,总先喝下至少五碗水,如此卖出的血较为清,损失便大可减少,虽是平日看来有些奸诈的做法,可读来却是令人不尽的辛酸,那个经济萧条的年代,食不果腹不过是件司空见惯的事,若是想要苟活下来,尚不说活得有多精彩,只要能活下来,大都是件难上加难的事,而卖血便是一条最好的出路,辛勤种地收割大半年的钱且也不比卖一次血的钱,也不如卖血来得快,来得轻松。如此,也难怪这个时代“流行”卖血。卖血前总会给总管卖血的“李血头”送上点什么,这样不仅有了卖血的机会,就连“作弊”也可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看待,于是四处饥荒发时,也唯有这“李血头”红光满面,依旧大腹便便。“富的人永远衣食无忧,穷的人永远食不果腹”,社会的风气也逐渐出了些轮廓,权力倚仗可走天下,贪污败坏的风气比比皆是,不如说这是一个真正生理上“拼命”的时代。

往往这样最简单又最辛酸的生活又有其魅力所在,单纯而又美好的亲情与爱情大概是让所有人都羡艳的,卖血的主头都是为情为人,为了娶到心爱的妻子,他有了初次卖血的经历,当知道自己最疼爱的孩子并非自己的骨肉时,他选择了隐忍,隐忍之余选择另找一位情人来抹去内心的不平,不像现在这般大打出手,闹着离婚,他心中仍存有爱情,不过只想为自己作祟的心理打抱不平,并再次用卖血弥补情人,面对非亲儿子“一乐”,他却是埋怨、心疼、又无奈,纵使不是自己的亲骨肉,他却再三卖血相救,其中有过犹豫也有过默而置之的想法,可他做不到,他做不到成为袖手旁观的看客,他做不到辜负内心的单纯与美好,“卖血换命”又何尝不可?人性的温暖从不是金钱塑造的。

书籍的力量大概是能够用文字重现那个时代的场景,去“重活”那个时代。我们所处在这个衣食无忧的时代,处在享乐无尽的时代,不为前程担忧,不为后患忧心,渐渐迷失自我大体也是在这个过于自由的时代,我们不曾感受生活的艰辛,我们独处山峰的地位看这个世界,山峰的孤冷也正相匹配,内心的温存也所剩无几,血液没有了温度,因为血液不再往来,血液不再“居安思危”因为它没有被卖的可能,人间冷暖,偏偏人生真谛,正需我们参与的感知的世界,被我们赋予了不一样的角色,我们不是参与者,我们只是看客,冷峻的眼神,高耸的鼻翼和只会指指点点的双手,是的,不再是那双敲开黑暗的双手。然后再赋加些恰当的讽刺,于是这样看来,真正加入生活这场“游戏”的新参者一个都没有,评价者却是不少的,我们所见的不过是空壳的躯体,和早已缩在世界黑暗面的灵魂,再者加上些值得人同情的乞讨者构成了这个世界,这个看似绚烂实则虚无的世界。

“我们的单纯美好,不过是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平等”大概是小说凸显的主题。世界犹如一个巨大的天平,而我们恰好站在高的一端,想来其实并不是幸运,而是世界的黑暗已有人先替我们尝过,于是余留下来的不过是那些已被他们剔除黑暗的美好。”不怕瓷器易碎,怕的是瓷器不知道自己易碎“,于是对等到我们身上,不如说是不怕我们处于极端困境,怕的是我们不懂得居安思危,于是有了“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前车之鉴。

漫无目的的生活使我们坠入深渊,卖血又何尝不好?至少保留了些许真我。

“猪肝补血,黄酒活血”。我透过瞳孔去窥探那个时代,那个“流行卖血”的时代。

有间君点评:首先,有间君表示很佩服作者。作者小小年纪,便已开始接触余华的作品。在有间君看来,余华的作品是有些血腥和残暴的,他总是将时代的伤疤毫不留情地揭开,赤裸裸地展示给人看,挑战读者的心理极限,好让读者认清现实的黑暗与无奈。但此文的作者,竟能敏锐地发现隐藏在绝望的现实下的一丝温存——无论时代多么不堪,总是还存在人性的温暖的。此外,作者通过阅读这些残酷的文字,反思现今社会的人们过度沉迷享乐,竟忘记了居安思危。作者显然已经读懂了余华想要传达给读者的东西:直面历史,珍惜现在,居安思危。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血液往来——读《许三观卖血记》有感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