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肖申克的救赎》观后感 :于经典中相遇,听奇迹般贯耳

重温经典,能够于无声处洞察情感,在奇迹中收获惊雷。内核优秀,主题深刻的好电影,无论刷多少遍都会有不同的感悟呈现。肖申克的救赎,从救赎视角将奇迹与现实相互连接。

《肖申克的救赎》这部电影故事内核优秀,主题意义深刻。是好莱坞导演将故事想象、奇迹与现实之间建立起极佳联系的一次经典典范。

当你看完《肖申克的救赎》电影,如果你是一个懵懵懂懂的少年,那你一定会被安迪穿越两个足球场的恶臭下水道之后,站在雷雨交加的夜里享受新鲜空气的场面所震撼的不知所措;

如果你是一个初入世事或者饱经沧桑的年轻人,你看见那夜雷雨之下的安迪展开双臂,那感觉就像给你一针强心剂。

你感到内心有一种渴望,一种挣脱束缚的渴望,一种对未来主宰自我的希望。

影片中的安迪比原著更具象地体现出洒脱和坚定

但我想告诉你的是,世界上最能打动人心的东西,一定是有关人性的东西,它一定是人性当中所被需要的东西,这种东西戴尔 卡耐基称之为人性的弱点;佛家称之为“众生相”;道家称之为“私欲”。

为什么《肖申克的救赎》能给你带来这些进取的力量?因为他符合主流价值观所认可的逻辑思路,因为他知道,这样的故事虽然像一个奇迹一样,但他贵在真实,让你相信希望即是现实,奇迹可能不会发生在你我身上,但它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中,导演就像建了座灯塔,无论你是人生低谷还是高处,告诉你:希望即现实,你没准就是那个奇迹。

人类是一个感情动物,能对现实进行感性的认知,在这样的“希望即现实”的鼓励中,我们与生俱来的本能会驱使我们向安迪看齐,认可希望只要通过努力和改变,一定可以成为现实,这也是当下全世界主流价值所接受。

优秀的电影不光在讲故事 还执着于对人心的洞察和共鸣

所以,为什么很多人一谈到《肖申克的救赎》,总是避免不了希望、自由、知识、毅力、理智、坚持等词语,我这么去说《肖申克的救赎》并不是为了占据一个制高点,以上帝视角去审判这部电影本身。我也认可电影所倡导的。

但是,电影从1994年上映,到今天依旧在榜首前三,这么多人去认可这部电影,背后的原因从底层上去思考他的本质,它的文化属性,其实与人性是息息相关的。导演用这个故事触碰到我们每个人内心的深处柔软的地方,它给了我们暖意,给了我们希望,给了我们为挣脱束缚继续坚持的动力。

电影对彷徨 逆境 执着和梦想的表达空前绝后

《肖申克的救赎》不仅在主题表现上具有直达人心的力量,在故事讲述上也是别出心裁,精心布置。

全篇电影我们可以看见,瑞德的旁白贯穿始终,他用一个旁知视角去见证安迪的无罪入狱,见证安迪的牢狱之苦,也见证安迪始终留有对自由的希望,更是见证安迪的逃离监狱的奇迹。

本来在这种有限的认知和有限的想象中,我们观影到最后安迪逃离了监狱,剧情本应该结束了。奇迹应该本就是停留在安迪的想象中,瑞德应该只能幻想安迪在太平洋的某个海岸边过上自由的生活。

瑞德对人生价值的探求是电影的一条辅助线

但导演最后并没有这样做,因为故事没有讲到尽头。

为了使得故事圆满,于是,瑞德继续带着他的旁知视角,去见证发生在安迪身上的奇迹。他们在海边相遇,故事才算圆满结束。

这样做才算完整诠释了奇迹也许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但它确实存在,瑞德告诉我们:“你看,奇迹就在这。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带你来看了,眼见为实。”

导演设置的故事是怎么样的结构呢?它的结构应该是:观众不仅在看安迪的故事,也在看瑞德的故事,我们所看见的应该是瑞德和监狱以及瑞德讲述的安迪这个奇迹的故事。

那故事仅有这些就够了吗?不够,他还需要融入好莱坞故事的运用手法,它需要将英雄掉落到凡间,在凡间受尽磨难,然后通过英雄某种强烈的追求,强烈的欲望去实现飞离凡人的世界。

结局是自我价值的胜利,是顽强对抗黑暗的胜利

但这个英雄又必须接受人们的理想追求中的平凡形象,他必须通过像凡人一样的努力,他必须真实,他得符合现实,成为人们理想和现实交合处的那个成功将理想变为现实的奇迹创造者。

这样才能让人们认可他的努力,他的追求能够实现是通过自己改变的。不是编剧,不是电影安排雕刻出来的。

同时,这个故事还需要将好莱坞的主流价值最后能落到世俗意义上普遍被接受的主流价值的逻辑内部。比如安迪本来就具有稀缺的能力——会理财、是一个金融高手,因此他能成功越狱

原著故事来源于真实的生活,能唤起真正的共鸣

镜头和表演上,影片中可圈可点的地方很多,影像语言的表达有力的支撑各个场景中所需要讲述的故事,有一些甚至能够有力的隐喻故事更深层的表达。

像在法庭空间内控诉人对安迪进行控告时,导演对坐在陪审团席上的陪审员进行了一次移拍,需要注意的是,我们似乎没有从这个镜头中看见陪审员们对安迪确实杀人的是否持认可态度,只是看见他们专注在听。

而奇怪的是,第一排的人是虚焦的,焦点在后排的陪审员身上,为何呢?在影像语言中,我们认为越靠近中心的往往越是真实清晰的,远离中心的应该是非真实而模糊的。

导演这样处理的目的应是隐喻安迪杀人的真相是模糊的,后排陪审团他们知道真实吗?他们也不知道,他们认真专注的在听,说明他们自以为与控诉官一起推断出了安迪杀人的真相。

所以这个镜头在说什么呢?导演透过这个移摄来表达安迪杀人的真相是模糊的,而控诉人及陪审团先入为主的认定安迪杀人了,安迪是被陷害的。

这样也是为后面安迪最后知道那夜酒后的真相做铺垫。当然,安迪是否杀人的真相主要还是通过安迪在法庭上和监狱里解释自己没有杀人来证明的,因为经过多次强调,那么观众基本上都认可了安迪确实没有杀人的事实。

这个镜头,安迪带着镣铐走进监狱时模仿安迪的主观视角,全是石块砌成的坚硬墙面,又是给人看起来是如此之高,不仅表达出高墙难于逾越,坚如磐石不易突破。更是让观众对安迪越狱的希望基本定下失败的结论,又是自由空气难于在院墙内外流通的隐喻。

当然,让观众事先产生安迪越狱的行动必将失败的想法是导演需要的,因为后面撕下女明星性感海报时,安迪成功从洞中逃狱,给观众造成的冲击力、反差才足够大。

在这个镜头中,导演有意让海利警长将这个懦弱的胖子拖到大厅的正中间,然后进行一个侧向的横拍,这里海利警长在中间位置殴打胖子,而两侧是下属站定,整个画面呈现出对称的构图,前景中人物的动作并不明显,反而背景中的灯很亮。

这样做一方面用背景灯去给补上前景人物动作的光,一方面又体现这个空间是极不正常的,作为主要聚焦位置的光线极暗,而无关事件发生的背景灯光极亮,表现的视听语言给观众的感觉就是这个监狱是人间炼狱,即便监狱有明亮之处,那也是黑暗下的背景而已,黑暗在监狱的狱警上体现的极其明显。

当海利警官殴打胖子时,切了两个镜头分别给瑞德和同性恋三姐妹当中的伯格斯,瑞德同情胖子,但除了可怜之外无可奈何,伯格斯略带惊慌害怕,也有对警长怎么处理胖子的好奇。

这样分切给第三人的反应镜头起到塑造整个监狱环境的作用,殴打声和训斥声不仅是给予瑞德和伯格斯听的,也是给整个监狱听的,此时瑞德和伯格斯据代表了监狱。

同样,整个监狱不乏像瑞德同情和可怜以及无望的看着胖子的人,同样也不乏像伯格斯那样既害怕又觉得有趣的人,短短的几个镜头便将整个监狱的残酷表现出来了。这不仅是手段高明,更是拍摄手法优秀。

表演方面,优秀的表演是技术、真实、力量三者想结合的产物。影片当中黑人演员摩根 弗里曼饰演的瑞德、蒂姆 罗宾斯饰演的安迪、鲍勃 岗顿饰演的诺顿演技不仅塑造了角色的真实,更是将人物的性格刻画的细致立体。这里以摩根 弗里曼为例。

瑞德在监狱里度过了30年,此时正在做假释的面试程序,面试官问他:“你改过自新了吗?”瑞德一共说了这么几句:“是的。”“我真的已经变好了”“我完全洗心革面了”“我不会再危害社会”“我向上帝发誓”“我绝对改过自新了”。

说这几句话时,瑞德的表情和眼神动作都在细微的变化,每一次的眼睛动作都是一次心理变化,有对过去犯罪行为的后悔,有对监狱生活的不适应到接受监狱的绝望,也有安迪说的那一点对于自由的“hope”。再看40年时的假释面试现场,

瑞德眼神早就没有当时的那一点希望,眼神空洞麻木,未眨一下,眼眶稍微有点湿润。对于监狱生活早就体制化,适应了。对于当初犯下重罪的少年只有无尽的后悔和自责,连语气都是垂老之人发出那般,毫无生机活力可言。

这两种完全不同年龄段心境下的表演,摩根 弗里曼做的十分到位,真实而具有力量,能够让观众产生共情能力,让观众随着摄像机一步一步走近瑞德此时的内心,去体会其内心的心路历程。

除去主题、故事、剧情、表演、镜头等方面,影片还有诸如灯光的运用、节奏的把握、音乐的运用上都是十分出彩的,但在这里便不再叙述了,经典的电影总是需要一遍又一遍的观看和分析,每一次的分析又是有所不同,只希望每一个观影者不论未来是否人生低谷还是高处,不论是饱经沧桑还是不经世事,总能从电影中享受到不一样的观感体验,获取到不一样的观影感受和价值。

The End

——By.朱志坚

总结:能够提出很多有意思的观点的看法,几个月的修炼成果还算可观,能够看出经验的累积和不同观点的充分表达。

——By.孙良超

文/朱志坚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肖申克的救赎》观后感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