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萨曼塔:追捕无物之幽灵

萨曼塔的作品,有时候似乎在故意说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正如评论家所言:“独一无二的声音,令人震惊,荒诞,自信……将我带去了我不认识或者根本不可能的地方……”——令人震惊,并且不为这荒诞而遮掩,反而十分自信。最终她将“我”带入到了我不认识或者根本不可能的地方—-而这才是最重要的,难道文学或者艺术不就是要通过某种陌生性唤醒起我们失去的记忆,或者激发起某种不可能的想象吗?——乔沅

萨曼塔的小说《在荒原》上到底在说什么呢?似乎在说一对生活在荒原上的夫妇,在捕捉某种东西—-我们不知道它是什么,即使最终结束之时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唯一确信的是它很恐怖。它就像是某种无物之幽灵—-它或许存在,但是却从不现身。

在荒原上生活的这对夫妇渴望有一个孩子,他们在经历长期的治疗之后,已经陷入了绝望,于是开始起了某种迷信的偏方。不过最令人震惊的是,他们的某个奇怪的行为。他们在某些深夜,穿戴整齐,拿着抄网,去山顶守候,一等就是一整夜,似乎在捕捉某种东西。这种东西是用来替代孩子的吗?还是这种东西一旦捕捉到就能带来孩子?萨曼塔没有说,我们也无从得知。只是我们知道,尽管这对夫妇经历长期的努力和守候,他们依然一无所获。他们依然孤独地生活在荒原之上。

这一天,男人回到了家里,带着神秘的兴奋。原来他在外出采购的时候碰上了另外一对和他们相似情境的夫妇,那个男人告诉他,他们已经捕获了他们想要的那个东西,并且答应他们可以去参观。于是,这对夫妇打扮隆重地去赴约,要去看他们捕获的东西。到了那里之后,对方热情地接待了他们。但是每当他们提出要看看那个东西时,他们就含糊其辞地一带而过。于是,男人利用去洗手间的机会偷偷溜进了那个藏着“它”的房间,可是片刻之后,房间响起了令人恐怖的打斗和叫喊声。最后,男人从里面落荒而逃,拉起了女人飞奔,在逃走的途中,还打倒了拿着枪冲过来的男主人。他惊慌失措,飞快地开着车逃离了这家,而女人则一脸茫然,她只看到男人似乎遭遇了激烈的打斗,衣服已经抓破,并且非常恐慌。故事到这里结束了。

我们不知道,这对夫妇在捕捉什么,我们也不知道男人到底看到了什么,并且为何要和那个东西搏斗。从开始到最后它始终是一个谜。也许它只是一只熊或者狼。在这个荒原之上,没有人,甚至也不再有孩子,人只能去捕捉动物以对抗孤独,和消失的命运。那么这个故事,就是一则象征寓言的故事。也许他们捕捉“它”,仅仅就是一种迷信,在毫无救援,或者无可奈何的命运之中,人除了相信迷信,还能做什么呢?即使号称最理性、最客观的人,不也经常在毫无希望的时候期待某种迷信吗?我们难道现代人不正是在创造一个又一个的迷信来欺骗自己吗?对于这一切象征或者寓言,萨曼塔都没有一点点的暗示,也就是说读者尽可以将其自由联想,可以是现实主义的,也可以是某种寓言。也或者它仅仅想说的只是“荒原”—-生活已经退化成了一片荒原,我们甚至不知道我们在等待和渴望什么?甚至我们等待或者渴望只是一种我们完全不知道的怪物……

萨曼塔的风格似乎很难无法归类,我们无法说它到底是哪种风格,它介乎魔幻与现实之间。实际上她正是在巧妙地利用魔幻-现实之间的空隙,她将读者置于这一魔幻-现实的空隙之中,使其打开想象,但是却又不使其形象化、或者凝定为某种范式。因此,她的作品严格意义来说,区别于那种平常的所谓的魔幻现实主义—-它只是驱动或者引导读者去朝向那种可能,这一可能说明了人的某种疯狂、脆弱、孤独的本质。但是在这联想之后,有一根长长的细细的道路,这条道路就是现实。所以这样的作品,就好像我们沿着现实主义的道路,走到了某个原始森林的入口,这里有很多道路,我们不知道它们会通向哪里,也不知道它最终是何种结果。我们唯一确信的是,我们已经走到了路的尽头,来到了必须作出选择的分岔路口,而我们永远也不知道这些岔路的前景。

我们常常将文学作品比喻成灵魂栖息之所,在这里,那些伟大的、卑微的、痛苦的、矛盾的……各式各样的灵魂,或者灵魂的各种各样的特质都在这里得到了完全相同待遇的栖息权利。它使得我们可以在茫然无助的生活之中,保留了一种想象的可能性。而萨曼塔的作品,就是为了唤醒我们无论如何,都保留着这块自留地的权利。但是她同时也提醒了我们,这块自留地,也许仅仅是一个荒原—-在那里,我们其实除了孤独或者怪物什么也找不到。可是,我们除了去这里,还能去哪里呢?甚至,当我们凝视生活的时候,当我们蓦然回首的时候,我们难道没有置身荒原的恐惧吗?而萨曼塔在文中要捕捉的无物之幽灵,不正是完美地展示了我们的生活之本质——我们最终其实不过是在追捕无物之幽灵—-因为我们也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图片

(原创作品,欢迎转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赞(0)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萨曼塔:追捕无物之幽灵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