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人间词话》读后感:王国维和我眼中的宋词

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她千百度,回头蓦见,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此等语皆非大词人不能道。

——王国维之人间三境

01

第一境: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想必大多数人对唐诗宋词的热爱,还未萌生几分,就被语文应试教育的诗词鉴赏所扼杀在摇篮中。小学朗朗上口的“鹅鹅鹅,曲项向天歌”、“床前明月光”,伴着孩子们清脆而整齐的读书声在教室和廊间萦绕回响——李白杜甫,多么伟大的诗人,他们用最简单的文字,勾勒描绘出最不同寻常的情境和意向,抒发着深厚强烈,却又好似轻描淡写的情感。

但是从小升初开始到中高考,我们被要求回答诗人的情感,赏析某个字词的妙用,揣摩诗歌背后的深意。是他怀才不遇,还是他睹物思人?是他边塞华发,还是他章台笙歌?永远拿不满分的诗词鉴赏题,逐渐成为了语文考试中的玄学部分。但倘若没有兴趣,语文无非机械式照本宣科罢了。就在我即将要成为格式化奴隶之时,偶读到秦观《淮海集》的别有洞天,给予语文学习生机,也是后来能够看到并保持热情的一缕新曙光。

那么于我所谓的诗词第一境,即是在刷遍各省高考语文的诗词鉴赏题之后,虽能洞见答题套路之核心,语句话术之精要,却仍是功利化、毫无感情地去【做题】。但在望断天涯,过尽千帆皆不是之际,柳暗花明的秦观词集,让我真正开始身临其境去感受,有血有肉的一位古人,其一生之跌宕起伏。

秦观,字少游,号淮海居士。少年才华横溢,拜师苏轼成为“苏门四学士之首”,与黄庭坚并称“秦七黄九”,发策论针砭时弊,表书文谋定天下,其灼见一代之利害,建事揆策,与贾谊、陆贽争长。苏轼于四学士中最善少游,常自称不及也。就在秦观意气风发,志得意满的仕途平步青云之时,却突遇绍圣元年新旧政党交替,因影附苏轼一同被接连贬谪,眼见升迁无望,赴京亦难再被委以大任,故终日借酒浇愁,沉沦青楼风月,困于儿女情长,词风转为婉约,工于悲情伤感,成前继柳永,后启李清照的北宋婉约之宗。东坡听闻后讽其辞藻华丽而格局甚微,戏称”山抹微云秦学士,露华倒影柳屯田“,然少游词情感细腻,读者无不为之动容,也有后人赞誉“观诗格不及苏黄,而词则情韵兼胜,在苏黄之上”。秦观亦常与婉约派之首李清照其名。

少游其词因伤弱细柔,与当下价值观相悖而难登大雅之堂,故亦不被人所熟知。在此特引除《鹊桥仙 纤云弄巧》之外的三首秦观名作,仅以欣赏。《浣溪沙 漠漠轻寒上小楼》因意境高远非感同身受者不能明也,故亦不作赘述。

踏莎行其一 郴州旅社

秦观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

驿寄梅花,鱼穿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满庭芳三之一 山抹微云

秦观

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谯门。暂停征棹,聊共引离樽,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

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望海潮二之一 洛阳怀古

秦观

梅英疏淡,冰澌溶泄,东风暗换年华。金谷俊游,铜驼巷陌,新晴细履平沙。长记误随车。正絮翻蝶舞,芳思交加。柳下桃蹊,乱分春色到人家。

西园夜饮鸣笳。有华灯碍月,飞盖妨花。兰苑未空,行人渐老,重来是事堪嗟!烟暝酒旗斜。但倚楼极目,时见栖鸦。无奈归心,暗随流水到天涯。

———————————————————

见一词人而私以窥宋词之全貌,殊不知自为井底之蛙,此第一境也。

另:望海潮众词中,我仍以柳永《望海潮 东南形胜》推崇备至,其词工极,不见《雨霖铃 寒蝉凄切》之风,却可与《扬州慢 淮左名都》比肩,谓之上乘佳作也。

02

第二境: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届时痴迷宋词,尤爱婉约。大抵从晚唐的花间温韦、别音冯延巳、后主李煜,到北宋欧阳修、柳永、大小晏、周邦彦、贺铸、李清照,将其词作悉数尽抄,每日拜读。却对南宋代表姜夔、史达祖、吴文英等众家读来有些审美疲劳之感。

而且高二高三的我读书写作颇有些厚古薄今之嫌,导致语文考试总是词不达意不知所云,也确因此苦恼了一阵。照猫画虎自行创作几首不成方圆之词,竟有些自鸣得意沾沾自喜,现在看来尽是无病呻吟逻辑诟病,特在此呈出贻笑大方:

减字木兰花

千帆过尽,前缘隔海两相印。翠叶莺藏,小苑西回满庭芳。

离愁不减,任凭西风凋碧眼。梦锁高楼,红尘一骑点回眸。

惜余春

飞雨落花,乌啼不住。飘红万点残阳暮。金明春去空余情,伤情望断天涯路。

雁鸿过尽,衷情难诉,年华总被流光误。高城无语对斜晖,凭栏总是销魂处。

于我词之第二境也,乃初学皮毛才窥门径,却自诩古风文艺,于人前咬文嚼字,实不齿也。在此列出婉约代表作数首,善工于字而意境全出者,特观其义:

玉 楼 春

宋祁

东城渐觉风光好, 皱波纹迎客棹。

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

浮生常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

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天 仙 子

张先

水调数声持酒听,午醉醒来愁未醒。送春春去几时回? 临晚镜,伤流景,往事后期空记省。

沙上并禽池上瞑,【云破月来花弄影】。重重帘幕密遮灯。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红应满径。

虽云词以意境取胜,但若非大词人难以立现其意也。故第二境,应为雕琢字词而烘托意境者,可谓衣带渐宽终不悔,为“字”消得人憔悴。

03

第三境: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凡能造境者,皆为词之上品也。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

——周邦彦《少年游》

“燕雁无心,太湖西畔随云去。数峰清苦,商略黄昏雨。”

——姜夔《点绛唇》

“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苏轼《水龙吟》

“落尽梨花春又了。满地残阳,翠色和烟老。”

——梅尧臣《苏幕遮》

“独自莫凭阑,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李煜《浪淘沙》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范仲淹《渔家傲》

此类词品读时皆若身临其境,前时倘如彩袖殷勤捧玉钟,后似梦回吹角又连营,好不淋漓畅快!

于我之第三境者,皆为大象无形大音希声。婉约工词皆难以入流。唯苏轼、辛弃疾善造物格局者无出其右。有如陆游张孝祥、陈与义之爱国者亦偶能成佳作。

最末贴王国维词与我自作词各一首,以示:如今仿作古风者多滥,皆难与先生作相提并论。

点绛唇·屏却相思

清 王国维

屏却相思,近来知道都无益。不成抛掷,梦里终相觅。

醒后楼台,与梦俱明灭。西窗白,纷纷凉月,一院丁香雪。

江城子 霜降

王珏翔

斜阳青山绿映红,晓烟朦,寄归鸿。小径连云,何处与相逢?春风十里君入梦,思欲晚,夜有穷。

雾霭渐深顾盼匆,长安清,远人茕。流水无情,不把落花等。雁点秋容凝暮空,人影长,翰林东。

若强言与王国维先生作相似处,便是二人名之三字皆为二声罢了。

愿宋词之魄能够早日挣脱应试教育诗词赏析所圈设的镣铐与囚笼。

————————

王国维,1909,《人间词话》

赞(0) 打赏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人间词话》读后感:王国维和我眼中的宋词
分享到: 更多 (0)

(外语学习)

(女明星写真+名言语录)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

关注或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