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拂衣归去钓千古

拂衣归去钓千古

李尚飞

秀山之下,碑楼高耸;碧水之上,游艇往还。那儿,应该是这片大地上最为安静的地方,安静得只有一颗潇洒出尘的心与一声鸟鸣、一阵松涛、一江清风、一轮朗月彼此应和,曾经,完全可以在那份浩瀚的幽独清旷中思索一个生命在宇宙、在时空中存在的位置,然而,千载以下,它还是不可避免地热闹起来。

以坐船的方式前往严子陵钓台,这是我未曾想到过的。在我往日渺茫的冥想中,我应该是沿着一个陡峭的崖壁,顺着一道窄窄的栈道,略带心悸地缓缓步入那块神圣的地方的。那时,应当有身旁江面上的风吹来,让那一望无际的竹林发出萧萧的笛吟;应当有一条鱼儿跃出水面,夕阳为它的脊背涂上一抹金色的流光。自然,这算不上什么遗憾,毕竟,坐船也有坐船的好处。至少看着那奔流不息的江水,在沐浴着它由澄澈、明净、碧绿诸种特色构成的水流中泛出来的寒意而倍感沉静的时候,能依稀扫去时间的烟霭,看到一艘小船乘奔御风般顺江而下,一个白衣秀士站在船头,唇齿微动,便有“从流飘荡,任意东西……急湍甚箭,猛浪若奔”的清词丽句吟哦出来。

那是吴均,自他以后,许多的文化名人都曾来过这个地方:李白孟浩然范仲淹苏轼陆游等等。从南北朝至清朝,居然有1000多名诗人、文学家纷至沓来,并且留下2000多首诗文。风光之盛,一时无两。想着自己是步着他们的后尘深味着他们的情怀而至,不由得生出“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的感喟。

那些石坊庄严肃穆地屹立在那儿,风雨不蚀,一任树木青翠的影子映衬着它们的沧桑和厚重;那些曲廊花纹叠错,迂曲盘旋,多情的竹子侧过身来将它们轻轻地抚慰;那些碑刻、那些墨迹散发着文化孕育出来的馨香,吸引着人去关注琢磨它们的一勾一画,一波一折,然后深味其后面的精神关照;尤其那个祠堂,承继着荣光,浸润着美德,仅仅将冰冷的墙壁上的苍苔一碰,便有一种难言的古旧浮泛上来,继而带着一丝清清的凉意,在摒弃了红尘俗世的纷扰之后,让人升上一缕告别已久的清思。

楼阁的檐角舒卷有致,是黑色的;沿着展翅欲飞的飞甍去看那天空,一边蓝得透明,就像远古那段闻名的历史一般;一边被云雾笼罩,迷蒙一片。山像南方的许多山一样,不高,被密密的树木覆盖后,显得绮丽而柔媚;水,那道被赋予一种神往、一种理想、一种观念的水,就那么无声地流着,流着树木的婀娜,流着楼阁的秀拔,流着流云的飘逸,流着桥梁的旖旎,却唯独将一个高标蹈世的人的身影留了下来,他就以披着蓑、戴着笠、持着竿的形态,点染了这片江山,让许多的人在那些打着马、冒着霜、迎着风寻找自己的日子里屡屡回望。

那是严光严子陵,东汉光武帝刘秀的同学兼好友,刘秀称帝后,他不愿为官,归隐于此,用一生行事诠释了《易》中所说的“不事王侯,高尚其事”的内涵。我满怀敬意地观望着他的塑像,目光漫过他的“身子”又看到远方在明丽的日光下静默的树、沉静的竹、悠然的云,它们似乎还是带着千年前的气质与风范,细心地呵护着这片幽僻的地方。继而踏步钓台,忽然产生一个念头:严子陵在这里风雨无阻地钓鱼,将一个孤独的影子印刻在山水之间,应该也是无心于钓吧?那大概是一种方式,一种向世界也向自己的内心宣告的存在方式:就那么以蔑弃功名的态度,在对一江流水的凝神伫望中找到圆满的自己;就那么以远离喧嚣的姿态,在聆听着风过松阵、雨落竹林的自然天籁中倾听内心最真切的呼唤;就那么以著书立说的行走,在竿起竿落的悠然节奏中窥探时间的节奏。那是对生命本真的最高呼应,那是对个人本性的最高尊重。而那些慕名而来的接踵而至的人,则分明从他的身上看到了自身存在的一丝缺憾:你没有他那样的洒脱,你的山林之梦只是个梦,而不能付诸实施;你从松涛的传响和流水的喧哗中走过,却永远是个过客;你的背负太多,承受太多,想念太多,你也就没办法拥有像他那样的那份完整,而只能把残缺的梦想寄托在对他的敬仰和膜拜中。众多的人的到来,似乎都是一个宣告,宣告自己的身不由己;都是一种叹息,叹息自己的心为形役。一个人,当他满怀着像姜子牙垂钓那样的企图时,他也就告别了严子陵那样的垂钓,而他分明深深地知道,生命最本真的需求和皈依却在这里:就宁静地坐在那里,生死两忘,不怀机心,钓着一轮明月,一江清风,一卷行云,一头白发,一身潇洒。

于是,许多人的到来就是可以理解的了——我有一个江湖梦,被别人真实地做过的;我来看一看,想一想,我的那个梦以怎样的形式静卧在一座山的臂弯里,伴着汤汤的流水酣眠,带着一丝幽怨等待着我在人世间奔波的脚步的停顿。

我就那么一边思索着,一边行走着,拾级而上,不知不觉离开人群后步入一块幽寂的被时间忘却了的林地,那儿有几只飞鸟安静地梳理着羽毛,有一片还没有枯黄的叶子随着一丝微风翩然地落下来,隐隐地,似乎听到一阵从烟霞石穴边奏起的古筝,却又渺远空灵,听不真切。涉足于一个地方,往往并不是深味那儿的风景,更重要的,大概还是去感受那种别样的生活方式:一个人,可以把自己的脚步引向哪里,是由他的选择决定的,而那样的选择,又来自他的心性,他的渴慕,他的向往。而能全身心地尊重自己,则透射着勇气和智慧。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范仲淹是这么说的。在高山长水之间,品味一颗心灵最深处的人生雅趣,便是对这千古钓台的最高礼赞。

赞(0) 打赏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拂衣归去钓千古
分享到: 更多 (0)

(书影音学外语)

(中日韩女明星写真集)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

关注或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