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诗词本事 - 韩翃恋情

韩翃恋情
韩翃年少的时候就有才名,天宝末年,考中了进士。他孤傲坚贞,沉静寡言,交游的都是当时的名士。可是他很是穷困,家徒四壁。他的邻居是一位姓李的将军,李将军有一个姓柳的歌姬。李将军每次到来,一定会邀请韩翃一起喝酒。韩翃觉得李将军是一个坦荡豁达的大丈夫,所以也不拒绝。时间长了,两人感情渐渐变得很友好。柳氏经常在闲暇的时候从墙壁的缝隙观看韩翃居住的地方,看到那里很是萧条,但每次有客人来,一看一定是当时的名人。于是她抽空对李将军说:“韩秀才真贫穷啊,可是与他交往的都是名人,这个人一定不会长久地贫贱下去,应该帮助他一下。”李将军非常认同柳氏的话。过了一天,他准备了酒食邀请韩翃,喝酒喝到深处,他对韩翃说:“韩秀才你是当今的名士,而柳氏是当今的美女,拿美女配名士,不是很好吗?”于是让柳氏坐在韩翃的身边。韩翃从来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事,恳切地推辞,说不敢接受。李将军说:“大丈夫于杯酒之间相识,说话投机,尚且以死相许,何况是一个妇人,哪里值得推辞呢?”最终把柳氏送给了韩翃,韩翃没办法拒绝。他又对韩翃说:“你生活贫困,没办法自理,柳氏有几百万钱,可以拿来度日。柳氏,是一个贤淑的妇人,应该侍奉你,她能坚守操行。”就作了个揖离开了。韩翃追上去责怪他,回来还感到疑惑。柳氏说:“他是一个豪迈旷达的人,昨天傍晚已经把这件事说清楚了。你不要再惊讶了。”韩翃就到柳氏那里住了下来,第二年就成名了。后来,他多次干谒淄青节度使侯希逸,侯希逸上奏让他当了从事。因为当时世道混乱,不敢带着柳氏一起去,就把她安置在京城里,约定时间来接她。可是连着三年,他都没机会去接她,于是他用金子买了一个丝织的锦囊寄给了柳氏,并且写了一首诗:“章台柳,章台柳,往日青青今在否?纵使长条似旧垂,亦应攀折他人手。”柳氏回信,也写了首诗:“杨柳枝,芳菲节,可恨年年赠离别。一叶随风忽报秋,纵使君来岂堪折。”柳氏因为知道自己长得漂亮,又是独自居住,担心免不了被他人窥伺,就想着不如落发为尼,居住在佛寺中。后来韩翃跟着侯希逸入朝,找柳氏可是没有找到。打听到的消息是,柳氏已被番将沙吒利劫掠去了,沙吒利对柳氏极为宠爱,而且只爱她一个。韩翃非常难过,内心无法割舍。有一天,正好他要到中书省去,到了京城东南角,看到一辆牛车,就慢慢地跟着前行。车里忽然有人问他:“莫非是青州的韩员外吗?”韩翃说:“是的。”车里的人拉开帘子,说:“我就是柳氏啊,现在已经失身于沙吒利,没办法离开。明天我还会从这条路经过,希望你再来能够告个别。”韩翃听了非常感伤。第二天,按照约定的时间他去了,一会儿牛车也到了,从车里抛下一个红巾包着的小盒子,里面放着香膏,只听柳氏哭泣着说:“从此永别了。”然后牛车很快地走了。韩翃情不自禁,流泪不已。这一天,临淄大校在京城酒楼上摆了酒宴,邀请韩翃。韩翃到了之后,一脸的悲伤。同席的人问:“韩员外你一向谈笑风生,从来没见过你不愉快的神色,今天为什么脸色这么悲惨?”韩翃就把前因后果详细地说了出来。坐席中间有个叫许俊的虞侯将,年纪很轻,又喝了酒,站起来说:“我经常要求自己为人要忠义节烈,我希望得到员外你亲手写的几个字,我会马上把人带来。”在座的人都激励赞扬许俊,韩翃没办法,就写了信给了他。许俊很快装扮好,骑着一匹马,拉了一匹马,直接跑到沙吒利的家里。正好沙吒利出去了,许俊就进去说:“将军从马上掉了下来,很快就要死了,派我来把柳夫人带过去。”柳氏吃惊地跑了出来,许俊就把韩翃写的信拿出来让她看,然后把她放到马上,打马离开了。宴席还没结束,他就把柳氏带到了韩翃面前,说:“幸不辱命。”满座的人都惊叹不已。当时沙吒利刚立了大功,唐代宗对他很是优待,大家都担心会发生灾祸,就一起去拜见侯希逸。见到侯希逸后,他们把事情禀告了。侯希逸非常激动,说:“这种事情我以前也干,许俊今天又干了。”马上写了个奏章递给了代宗,在奏章中深深地怪罪沙吒利。代宗看到后,感叹了很长时间,然后批示说:“沙吒利应该拿出两千匹绢,柳氏就归韩翃所有。”后来韩翃闲居在家近乎十年,宰相李勉镇守夷门时又让他做了幕僚。当时韩翃已经年老了,同僚都是年青人。他们不了解韩翃,把韩翃的诗都看作是劣诗。韩翃很郁闷,大多情况下都托病在家里。只有职位最低的一个姓韦的巡官,也是比较有名的,和韩翃关系最好。有一天,快要半夜了,韦巡官很是急切地叩门,韩翃出来会见他,他祝贺韩翃说:“员外你被任命为驾部郎中了,被封为知制诰了。”韩翃非常惊愕,说:“一定没有这样的事,一定是搞错了。”韦巡官坐下后,说:“有人禀告制诰缺人,中书省上报了两个人,皇上没有答应,又去请示,而且请求皇上任命,皇上批阅说:‘给韩翃。’当时还有个韩翃,担任江淮刺史,就又把两个人的名字写上给了皇上,皇上又批阅说:‘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日暮汉宫传蜡烛,轻烟散入五侯家。’又批示说:‘给这个韩翃。’”说完后,韦巡官接着说:“这不是员外你的诗吗?”韩翃说:“是我的。”韦巡官说:“那就没问题了。”到了天亮,李勉和手下都来庆贺了,当时是建中初年。
(《本事诗》)
韩翃,字君平,唐代诗人,是“大历十才子”之一。建中年间,因作这首《寒食》而被唐德宗赏识,晋升不断,最终官至中书舍人。韩翃的诗笔法轻巧,写景别致,在当时传诵很广泛。著有《韩君平诗集》。他的感情经历颇有传奇色彩。他诗中的“章台”,是汉代长安一条街的名字,极为繁华,后来常用来借指妓院。韩翃这样写,一方面在于指出柳氏的身份,并不是出自良家,另一方面这个“柳”也有借指柳氏的意思。连着两句,是在殷殷地呼唤,显得情真意切。整首诗不直言思念,但思念之情却溢于言表,情深意长方会患得患失,关怀牵念才导致种种关于不幸的猜测。而柳氏以柳树相和,表达了她对两人天各一方的惆怅和对韩翃的深切思念。“纵使君来岂堪折”,中间表现出来的,还是对韩翃的深情,还是对相聚的渴望。很有意思的是,这个抢夺柳氏的沙吒利后来成为了一个成语,专指那些霸占他人妻室或强娶民妇的权贵。

赞(0) 打赏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诗词本事
分享到: 更多 (0)

(外语学习)

(女明星写真+名言语录)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

关注或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