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我们的《百年孤独》

泡一份四毛钱一包的“大忙人”泡面,三口两口的塞下肚子,方便面的气味都还熏得人作呕的时候,女孩已经坐在了公交车上,她必须在她的家教学生放学到家时也赶到他家。从寝室快步走到公交车站要十五分钟,从公交车站坐1路公交车到国棉一厂要50分钟。辅导完熊孩子所有不会做的作业,再返回学校,一般是晚上八点多甚至九点了。夏天还好,冬天,街上已经看不到几个行人了。公交车上,从起点站坐到终点站的,也就只有女孩孤零零的一个人。

大概是那次被几个在街上晃荡的、酒气熏天的民工给吓的吧,女孩把她的害怕告诉了那个老是跟她坐同桌的长着一张娃娃脸的男生。接下来的那天晚上,当女孩裹紧身上的棉袄、百无聊赖地下了公交车的时候,便看到了那个在瑟瑟寒风中跺着脚等待的单薄身影。

这份家教只做了一年,来去太不方便了,只好放弃了。换了离学校不远的另一家。这家,从学校过去坐公交车大概20分钟,骑自行车却只要十来分钟就够了。好心的主人家为了女孩能每周多去一次,给了她一辆他们家不用的自行车。

可怜女孩还是读小学时骑着父亲那辆大大的永久牌自行车半圈半圈的踩过呢,根本就忘了自行车要怎么骑了。于是,学校不远处那条尚未完全建好的宽阔大马路上,也就有了一个大男生教一个笨笨的女孩骑自行车的身影。

应该是没摔过跤的,因为男生扶得很稳,也因为男生教得很细致很有耐心还很机巧。一个晚上的时间,女孩咬着牙学会了,只是,上车和下车都不行,只能骑坐在坐垫上直接去踩踏板,摇摇摆摆中,车轮转动了起来。

所以,男生还是不放心,只要他有空,都是他哼哧哼哧骑着那辆需要用脚用力点在地上才能刹住车的自行车,接送去家教的女孩。男生的鞋子,也就是这样被生生磨得穿了底的。

女孩预先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男生问一声:坐好了?出发咯!然后用力一蹬,自行车便朝前冲了出去。女孩最爱学校门口不远处的那段长长的下坡路了,可以张开双手感受风撩动头发、抚触面颊的惬意;也可以偷偷用手指勾住男生后腰上的皮带袢,以保持身体的平衡。男生喜欢说:“你等等,我去把自行车赶过来。”

这句话,后来女孩才知道是他们老家的一贯说法。但当时在女孩听来,却是那么的有趣,她喜欢死了听男生说这句话。仿佛他们马上要骑(坐)的,不是自行车,而是一辆高大华丽的马车。就好像灰姑娘的南瓜马车一样,坐上它,是为了赴一场盛大的舞会。

等到拿了工资的时候,女孩去书店买了一本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她想要用这本在外国文学老师嘴里最伟大的书送给一直帮助他的男生。

男生说:你也没看过吧?你先看,你看完了我再看。

女生喜欢读《简爱》,喜欢简的自尊;喜欢读《飘》,喜欢郝思嘉的自立。女孩会在读《穆斯林的葬礼》时哭红眼睛,她羡慕新月的爱情,可怜新月的遭遇;会在读《楚留香传奇》时化身“福尔摩斯”,推测楚留香怎么破解一个个死局;女孩还能清楚详尽地说出《红楼梦》里那些错综复杂的关系……可女孩反复把《百年孤独》读了三遍,也愣是没怎么读懂马尔克斯。

男生云淡风轻,说:嗯,正好我也没读懂,人物名字太复杂了,我根本搞不清谁是谁。

女孩瞬间高兴了,她也是被那些雷同的名字搞晕头的。她虽然很喜欢马尔克斯的叙述方式,但她觉得她实在没能力去啃这本书了。男生的话,让她觉得,她其实也没那么笨。

女孩又开心的捧起《荆棘鸟》了,梅吉一家三代的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是那么的令她着迷。如果说爱情是永远的母题,那女人啊,就是爱情神话里永远的主角和不老的话题。女孩和所有同龄的女孩一样,憧憬那华美浪漫、惊心动魄的爱情。

课上,女孩和男生总爱占第一排的座位。女孩坐在靠走廊的地方,男生坐在里面。每次开始一门新课时,女孩最大的兴趣就是根据老师的口音猜测他是哪个地方的人了。女孩有着不错的语言感受力,只要老师说上三句话,她便能猜得八九不离十。每每打赌,都是男生输。得意忘形之时,被古代文学老师一个粉笔头砸了过来。彼时,老师正在讲的是《桃花扇》,老师用其中的句子嘲讽他们:“两个痴虫!”这是张瑶星道士在栖霞山白云观里对重逢的侯方域、李香君二人的一声断喝。这张道士说:“两个痴虫,你看国在哪里,家在哪里,偏这点花月情根,放它不过么?”

女孩的脸,羞得通红,这可不是她所憧憬的爱情,她更不操心国在哪里,家在哪里。于是便收了在课堂上玩笑的心思,看着老师翕合的嘴唇,任凭那空洞的声音在她的耳边萦绕,思绪却多半是逍遥游去了。

一切的真正改变,是那个有朦胧月光的晚上。那该是一个星期天的晚上吧,女孩正歪在床上看那本《德伯家的苔丝》,只听得寝室楼下有人高声叫她的名字。女孩把头伸出窗外,只见楼下高大的梧桐树下,灯光的阴影里,那个单薄的身躯正仰头盯着自己的方向。虽然,路灯光很昏暗,月光也很隐约,但女孩还是看清了男生脸上仿若阳光般的笑意:

“下来吧,有点东西要给你。慢慢来,不急,我等你。”男生晃了晃手里的东西。

女孩还是急匆匆穿上鞋,用手抓了抓有些散乱的头发,冲下了楼去:

“什么好东西,要你大晚上的送过来。”女孩急切地盯着男生亮亮的眼睛。

男生脸上的笑一如往昔温暖,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姐夫来看我了,给我带了几根香蕉,我吃了一根,挺好吃的。所以给你送过来。”男生手里捧着的,是用报纸裹着的几根香蕉。

女孩的脸腾地一阵热,心头也是。看着男生局促的样子,促狭的性子让她忍不住开起玩笑来:“不就是香蕉吗?为什么要用报纸包着?好像是什么秘密呢?”

男生挠挠头,脸上的不好意思更明显了:“怕被我们寝室那帮东西看见给抢了。我都没舍得吃,就想留给你的。不是看你喜欢吃水果嘛!”

男生的家境是贫寒的,靠六十多岁的老母亲养猪养鸡供他上学,平时哪有闲钱买水果吃呢?

女孩正要打开报纸,男生阻止了她:“上去吧,晚上别吃了,不然胃该不舒服了。早点睡,明天还上课呢。上楼时慢点,别跑,头发都跑乱了。我也回去睡了。”说完,指了指女孩因奔跑而凌乱的头发,转身走了。

他定然没看见,女孩低垂的眼帘掩盖着的闪烁的泪花,他肯定也没看到天上那轮从云里探出半个头的圆月。但在抬头看向那悠悠离去的身影,看向那轻轻挪移的月亮的一瞬间,女孩明白了,其实不一定要惊天动地,这样的细水长流更是一种幸福呢,因为它更让人踏实和心安啊。那一瞬间,女孩知道,就是他了。

那些年,吃过的水果有很多,比如京九铁路开通后,一车皮一车皮拉过来的,堆得满街都是的荔枝和菠萝;比如本地产的西瓜、梨子、大白桃;还有百吃不厌的桔子、芒果、哈密瓜……但香蕉,女孩却是再也没有去买得吃过,因为,不论怎么,那种滋味,都不可复制,不能重来。那么,就让它留在心底里吧。

若干年后,女人说起这一幕时,肚子微腆的男人哈哈大笑:“你也太好骗了,几根香蕉就把你骗得死心塌地,我这媳妇也来得太简单了。”男人不明白,爱情,是一瞬间的感受;婚姻,是长时间的相守。爱情,是霎时的幸福;婚姻,则是长久的温馨啊。人生的荒芜和孤独里,有这么一个人,大事小事都记挂着你:念着你的喜好,惦着你的冷暖,忧着你的安危……那该是在佛前求了多少年才修来的福分!

大学的时光,就在一堂堂的课,一次次的考试,一个个的玩笑,尤其是一本本的书中,悠然逝去。有人说,你读过的书、走过的路、看过的风景,都会留在你的气质里。那么,女人该是一个有着丰韵气质的人。因为这些年,她和男人相携着走过多少路、看过多少风景,尤其是读过多少书啊,家里的三个书柜,都已经放不下了。

女人不爱看旧书,她怕翻动它们的时候,会打搅到旧日的时光,会叨扰往昔的美好。所以,当马尔克斯正式授权给中国新经典文化有限公司,正版的《百年孤独》出版后,她又去买了一本,是为了向大师致敬,也是为了向过去的女孩和男生问好。

喂,你们好吗?

我们很好!

是的,我们,也很好!

赞(0) 打赏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我们的《百年孤独》
分享到: 更多 (0)

(外语学习)

(女明星写真+名言语录)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

关注或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