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诗词本事 -元载宠姬

元载宠姬
  元载的宠姬薛瑶英精通诗书,善于歌舞,姿容如仙,玉肤冰肌,她体态轻盈,而且身上带有香气,即使是旋波、摇光、飞燕、绿珠这些以前的美人也不一定能超过她。薛瑶英的母亲叫赵娟,本来是岐王的爱妾,后来成了薛氏的妻子,生下了薛瑶英,薛瑶英幼年的时候赵娟就用香喂她,所以薛瑶英肌体很香。等到被元载纳为姬妾后,她生活在金丝做的帷帐里,睡的是“却尘”的褥子。那个褥子来自勾骊国,有人说是用却尘兽的毛做成的。它的颜色是鲜艳的红色,柔软无比。薛瑶英穿着龙绡衣,一件这样的衣服只有一二两重,抟在一起还不够一把。元载因为薛瑶英体态轻盈不能穿厚重的衣服,所以从其他国家找来了这样的衣服。当时只有贾至、杨公南和元载关系友善,所以往往能看到薛瑶英的表演。贾至于是赠了首诗:“舞怯铢衣重,笑疑桃脸开。方知汉武帝,虚筑避风台。”杨公南也写了长诗来赞美,其中说:“雪面蟾蛾天上女,凤箫鸾翅欲飞去。玉钗碧翠步无尘,楚腰如柳不胜春。”薛瑶英擅长媚惑,元载特别迷恋她,几乎荒废了政事。薛瑶英的父亲薛宗本,兄长薛从义,和赵娟出入于相府,大肆收受贿赂,从中暗通关节,并且与中书省的主吏卓倩等人勾结。只要薛宗本等人告诉元载的事情,元载没有不答应的。天下的人拿着宝物来求官,没有不通过薛宗本和卓倩等人的。等到元载死后,薛瑶英成为了别人的妻子了。当时人议论说元载败坏道德而获得了贪婪的名声,是一个妇人导致的。
(《杜阳杂编》)
  贾至的诗中将筑台避风的事说成汉武帝,大概有误。应是汉成帝,据《拾遗记》记载,说是赵飞燕身体轻盈害怕暴风,成帝就为其筑台。这里的两首诗,都表现出薛瑶英体态的轻盈,舞姿的美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元载生活的奢侈无度。而从薛瑶英的成长经历看,她家这样养她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将她培养成一个“尤物”,以此来换取荣华。元载擅长道学,等为相后,炙手可热,府宅豪华,仆人众多,姬妾成群。因为他日益骄纵,唐代宗看到后还出于善意加过劝诫,但就这样他还不知道收敛。最后落得个被抄家处斩的下场。欲望放纵能到如此地步,根本看不到一丝道家强调的清净无为的影子,形于理论而不能实践,元载的道学白学了。

赞(0) 打赏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诗词本事
分享到: 更多 (0)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

关注或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