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 图书 / 音乐
专注于"书影音"的垂直媒体

我只是想利利索索地买点培根罢了

那几天,女儿对培根迸发出极大的热情,每天早餐吃完两三片煎得两面焦黄油亮的之后,还直呼不过瘾。家里的存货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耗殆尽,但我在官方旗舰店下的单却迟迟不发货。
女儿等得心急,频频问为什么,我又从何能得知原因呢,所以,含混地回答:“大概是要等万隆和万洪建打完架吧。”
8月17号晚上,万洪建在“新肉业”公众号上发表了一篇《万洪建:我眼中的父亲和万隆》的文章,历数了其父万隆“肥美损中”“偷税漏税”等斑斑劣迹。兴许,真的是因为这种动荡,致使公司管理、生产和销售都受到了影响。
我其实没耐心去细读万洪建的长文,我对商场上的种种利益争斗也不感兴趣。如果不是因为地处漯河的官方旗舰店不给我发货,也不给出任何解释,我大概率不会关注此类消息。
想起了《论语》中的一个场景。
公元前489年,和众弟子组团跨境游的孔子来到叶邑,拜访了当地的行政长官叶公。叶邑地处楚国北疆重镇方城之外,因叶公主政期间,采取了一系列与民休养、养兵息民、发展农业的政策,而使得当地国富民强,一片安居乐业的欣荣景象。
孔子是当世大儒,虽不受各地方官长的待见,但大家还是很愿意和他谈谈如何为政的。叶公也不例外。那一天,叶公和孔子相向而坐。
叶邑的繁华有目共睹,叶公颇有几分自傲。他掸了掸并未沾染灰尘的衣袖,拂了拂不见一丝褶皱的衣襟,装作不甚在意的样子,但刻意管理过的表情中还是露出了一缕若有若无的得意,他对孔子说:“夫子啊,我的家乡有个了不起的正直人哪,他父亲偷了人家的羊,他大义灭亲,告发了父亲。”
孔子正襟危坐,波澜不惊。他动了动嘴角,欠了欠身,看着叶公的眼睛,回答道:“我家乡正直的人和你讲的正直人不一样呢。在我们鲁国啊,父亲为儿子隐瞒,儿子为父亲隐瞒。鄙人倒是觉得,正直就在这其中。”
这段对话记录在《论语》中,原文如下:
叶公语孔子曰:“吾党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证之。”
孔子曰:“吾党之直者异于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
万洪建为何深夜开撕其父?我的一孔之见,所谓“义”,实乃“利”,一切的根源,不过是利益分配不均。是非曲直在这样的纷争中,无关紧要。
家国天下,家是小的国,国是大的家。人伦大义总是从家庭讲起的,不倡导愚孝愚忠,更反对不孝不忠。
这个世界真的过于喧嚣,无论躲在哪个角落都没有纯粹的清净。
我只是想利利索索地买点培根罢了。
也这么难。

米喜的院子

赞(0) 打赏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梦千寻 » 我只是想利利索索地买点培根罢了
分享到: 更多 (0)

(外语学习)

(女明星写真+名言语录)

梦千寻 - 梦里寻它千百度

电影台词名人名言

关注或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